战争片

  • 哄人容易騙鬼難

    張老九年過半百,在大山鎮人稱張半仙,專門為鄉親們看風水、定陰地什麼的,倒也有些名氣。因其要價高,再加上好占小便宜,近兩年找他看幹活的人越來越少瞭。為瞭生計,三個月前他在鎮上濱河

    2020-06-14

  • 月色下的實驗樓

    夜,很靜,靜得足以讓獨自走在黑暗裡的人後背發涼。“用鮮血澆灌的死亡之花,在夜晚,綻放……”實驗樓頂,飄來詭異的歌聲,在安靜的

    2020-06-12

  • 床頭嬰

    清朝康熙年間,江南鳳城一帶出現瞭一種新奇的娛樂方式:客人來瞭,隻需躺倒在一張木床上,由一個身高不到三尺的嬰兒在床頭一邊用他柔嫩的雙手撫摸客人頭部,一邊講一些天下奇聞、官場風波。

    2020-06-12

  • 老莫黑段子專輯

    炮灰大學畢業,吳兮和室友們一起去報考公務員。等到發榜的那天她們一看,幾百個人裡才錄取瞭一個,當然沒有她們。室友們沮喪地說:“哎呀,成炮灰瞭,真沒意思。”

    2020-06-12

  • 新聊齋:血豆腐

    平常我還是叫他張耗子,因為他對我說:“我喜歡聽你喊我張耗子,自然。”我非常喜歡去張耗子傢呆著,因為他傢裡總有野味。這些東西大都是平常買不到的東西。比如:

    2020-05-27

  • 新手鬼故事之午夜回傢

    黑黢黢的夜晚,加上大風使勁的吹,臉上的肌肉似乎被風刮的四分五裂一樣,我的心怦怦跳著,堂大娘下午剛去世,由於人手不夠,被自己的堂姐喊去幫忙,大半夜的到處去敲門請別人幫忙,沒辦法,

    2020-05-26

  • 中醫科的恐怖經歷

    最近感覺不太對,老是覺得頭昏,而且昏起來是那種感到天都是灰沉沉的那種。大概是鬼故事看多瞭吧!這隻是一種自嘲,或者是自我安慰。這頭昏還是照樣發作。聽隔壁王大媽說,某某醫院有個韓醫

    2020-05-25

  • 忠犬效主

    方昭文生長於大富之傢,傢住方傢鎮,是遠近聞名的富戶。他爹方富貴精明能幹,白手起傢,積累瞭萬貫傢財,妻妾成群,田產房屋無數,卻隻有這麼一個兒子。嬌縱寵溺之下,方昭文隻學會瞭吃喝嫖

    2020-05-25

  • 流花河水鬼

    在流花村外有一條流花河,流花河如蜿蜒一般在森林裡面扶天直上。流花河長滿瞭各色各樣的鮮花,但是在森林盡頭裡的流花村裡的人卻不敢靠這裡太近,因為村子裡流傳這些是河神擺放在岸邊的花景

    2020-05-25

  • 暗夜同路人

    我是個到蘇州販賣茶葉的商人,傢裡老老小小都由我一個人照應著。因為身上的擔子不輕,所以我長年都是在外漂泊、營生。這不,這次販賣的茶葉掙瞭不少錢呢,我趕緊動身往傢趕去,見見我久未謀

    2020-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