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和礦工

  • 时间:
  • 浏览:28
  • 来源: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香蕉_国产亚洲熟妇在线视频_国产亚洲熟妇综合视频

  從前有個礦工,好漢中的好漢,英雄中的英雄。他名叫哈內斯·佈蘭得拉。

  遼闊的世界上,到處都在傳頌他的勇敢精神。甚至國王格武治也知道瞭他的英名,希望他能在自己的軍隊裡服務。佈蘭得拉卻答復國王的使者說,他壓根兒就不把他們的國王格武治放在眼裡,要他把礦工的身份換成吃官糧的士兵,想都休想!

  “你將隻給我們的國王裝煙絲,”使者們努力勸說他。

  “讓他老婆給他的煙鬥裝煙絲吧!我對你們國王嗤之以鼻!”

  “國王會讓你當將軍!”

  “我對你們的將軍嗤之以鼻!”

  “我們國王會讓你跟他女兒,跟格武治公主結婚!”

  “別把我當傻子!我對他那斜眼女兒嗤之以鼻!”

  “要是我們的國王駕崩瞭,我們扶你登寶座!”使者誘惑他,“你會頭戴王冠,一手拿著帝王權杖,一手拿著金蘋果權標,你將統治我們……”

  “見你們的鬼去吧!”生瞭氣的佈蘭得拉怒吼道:“你們要是把我惹惱瞭,我要揭你們的皮!”

  嚇得魂不附體的使者們見鬼去瞭,因為他們清楚,隻要佈蘭得拉開始罵:“我要揭你們的皮!”那同他就沒有商量的餘地瞭。

  他要是舉起鎬頭敲敲誰的骨頭,那怎麼辦?

  使者回去復王命,他們說,哈內斯·佈蘭得拉對公主、對將軍頭銜、對王冠統統嗤之以鼻!他們還說,說佈蘭得拉說過,隻要他願意,他可以弄到一頂比格武治王頭上戴的王冠漂亮一百倍的王冠。國王格武治頭上的王冠是硬板紙做的,外面糊瞭一層金紙,而他,佈蘭得拉,隻要對礦上的老鐵匠說一個字,鐵匠就會給他打一頂赤金王冠……

  “佈蘭得拉有那麼多金子嗎?”驚詫不迭的格武治國王問,同時用權杖搔腦袋。

  “沒有,可他能得到!”

  “從哪兒?”

  “從魔鬼羅基特卡那兒!”

  “唉呀!”格武治國王呻吟一聲,用權杖搔瞭兩次腦袋。然後他把王冠戴到頭上,用細繩子捆緊,讓它不要歪到左邊或右邊的耳朵上。他跑到涼亭上去著急,同時舔罐子裡的甜果醬。因為他非常喜歡甜果醬。

  佈蘭得拉此刻叼著煙鬥,很優雅地從牙縫裡噴出煙來,他罵道:“我要揭你們的皮!”

  格武治國王要招他當駙馬的諾言倒是對他有那麼一點誘惑力。因為他正缺個人洗衣、燒飯、剪羊毛,公主做這些活兒正好。隻是她是個斜眼、缺牙、右腿瘸,所以他就想,我對她嗤之以鼻,也就完瞭。當國王格武治由於佈蘭得拉的拒絕而痛心疾首的時候,佈蘭得拉正在挖煤,他誰也不怕。

  就連采礦工長他也不怕,雖說那傢夥說的是德國話。他不怕鬼,曾趕走瞭半夜時分在佈雷尼查河作祟的溺死鬼。他對素食鬼很生氣,因此他一出現,他們就尖叫著往地裡鉆,他們怕他的十字鎬把他們的腦袋打個大青包。

  有人想,佈蘭得拉至少會怕鬼。哪兒的話!他把鬼看成是嚇唬麻雀的稻草人!

  他在礦上一得空,就跑到廢礦坑去,吹三次口哨,立刻從礦坑裡就會跑出鬼魂斯卡爾佈尼克,這是個老鬼,大胡子,撅著嘴巴,繃著臉。

  “好哇,斯卡爾佈尼克先生!我們來玩牌。”

  斯卡爾佈尼克同意瞭,跟他玩起瞭牌。他坐在一塊石頭上,佈蘭得拉坐在另一塊石頭上,把牌舉過頭然後再甩。斯卡爾佈尼克點著一盞燈,光是紅色的,而佈蘭得拉嘴裡叼著煙鬥從牙縫裡噴出煙射到斯卡爾佈尼克的鼻子附近,這是表明,他不會坑害這個大胡子,每次玩完牌總是佈蘭得拉贏。

  這樣一來,斯卡爾佈尼克就得頂替佈蘭得拉下井幹活,而佈蘭得拉就坐在石頭上,趕他下井:“喏,滾呀,老東西!你輸瞭牌,就得頂替我去幹活兒,好好幹!”

  斯卡爾佈尼克被他整得夠戧,心裡說,再也不能跟佈蘭得拉玩牌瞭,於是搬到鄰近的一個礦上,躲進瞭那兒的一個廢礦坑裡,再也不出來瞭。

  從此佈蘭得拉在礦上幹活兒就不那麼輕松,錢也賺得少瞭。

  還有,佈蘭得拉不能容忍素食鬼的欺騙。

  素食鬼是一種小鬼,屁股上吊著個豬尾巴,卷曲著像個面包圈。他們是專門看守被強盜們埋在菲德姆霍夫的金幣的。那兒長著一棵老槲樹,大概有一千年瞭。在這棵樹上曾經吊死過壞蛋和強盜,而金幣就埋在這棵樹下。

  有一次在聖楊節的晚上,佈蘭得拉從礦上下班回傢,看到槲樹下一群素食鬼坐在一大堆金幣上。他沒來得及多想,就走到小鬼們身邊,他是想弄幾枚金幣。素食鬼們大喊大叫,往他身上吐唾沫,還用自己頭上的小角抵他。可是當佈蘭得拉沖他們一喊:我要揭你們的皮!他們便尖叫著逃跑瞭,佈蘭得拉跟在他們身後,走進瞭一個很大的洞裡。這個洞裡放著成桶的金幣。在一個最大的桶上坐著一隻母牛那麼大的癩蛤蟆,沖他張著大嘴巴,瞪著又大又圓的眼睛,非常難聽地叫喊著。

  “我要揭你的皮!”佈蘭得拉朝它怒吼著,舉起十字鎬就要打。這一下癩蛤蟆就嚇得爆炸瞭,再也看不見它。

  佈蘭得拉抓瞭幾把金幣,裝在衣服口袋裡和帽子裡,然後走出洞,往傢裡走去。他非常高興,心想,這一下他的金幣比國王格武治的還要多,沒有斯卡爾佈尼克幫忙也行瞭。

  他回到傢裡一看,衣袋裡和帽子裡裝的不是金幣,而是幹枯的槲樹葉子。

  從此,他把素食鬼稱作騙子,每逢聖楊節的晚上他都要到菲德姆霍夫的那條路上去,用十字鎬把那些小鬼轟跑。

  他跟佈雷尼查河裡的溺死鬼也有一筆賬好算。

  他下班回傢的時候,非常疲乏,便坐在佈雷尼查河岸上,想休息一會兒。他渾身的骨頭痛,因為他在礦井裡幹得太兇瞭。月色很美,夜鶯唱得此起彼伏,非常熱鬧,佈雷尼查河水嘩啦啦響,泛著銀光。一會兒佈蘭得拉便看到,從河裡浮出溺水鬼,溺水鬼兒子,溺水鬼孫子。這也是一些小鬼,跟素食鬼很相像。猴腦袋,穿著紅色的短上衣,手指和腳指都有膜連著,如同鴨子的蹼。他們跳躍著,打著響鼻,耍鬧著、尖叫著彼此往水下推,他們還在水面上跳舞,吵鬧,翻跟頭,做著各種蠢動作。佈蘭得拉理也不理,隻是看著,等著他們還要幹什麼。